行灯

MHA/ES/唱见/bsd/全职/凹凸
轰出轰,胜出不推不雷,大三角偏轰出
凛月吹,leo司不可逆
mft/srlon/srt,ATR微雷
敦镜/新旧双黑
黄左不可逆
瑞金

【MHA】【轰出】干花书签与草莓刨冰

●ooc不可避
●年老操作……
●有点虐吧……



“啊……真是令人怀念呢…”戴着老花镜的轰焦冻用他那有些干枯的手抚摸着那枚刚从旧书里翻出来的干花书签。由于当年做过特殊处理,干花的颜色还是像当年一样鲜艳。那个是一朵非常非常罕见的,红白参半的风信子。

轰看着这朵花,苦笑着摇摇头。曾经,那个人沾了一身的草屑,拿着这朵花,兴冲冲地跑来送给自己,说着:“这朵花的颜色和轰君很相称呢。”那个人脸上的红霞,鬓角的汗珠,他现在也还记得一清二楚。

嘛……现在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就是了。

那个人,是他最爱的人,最爱他的人,他的结婚对象,他陪伴了一生的人----绿谷出久。直到今日,轰吐出他的名字时,还会带着温柔的笑容。轰微微眯起眼,回想起和绿谷在雄英做同学的时期。现在想来真是可爱。两个人都暗恋着对方,却都没有告白的勇气,还总是吃一些不明来历的飞醋,把彼此间的关系搞得很复杂。对了,当初是谁先告白的?

轰皱起眉,皱纹更明显了。岁月在这个曾经的No.2英雄的脸上毫不留情地留下了刻痕。真是人老了记性也差了。轰喃喃自语道。啊…是了,是自己先告的白。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感到羞耻的超级夸张的告白。在毕业典礼上被选作代表的自己,叫来直升机,空投下无数朵红色和白色的玫瑰,在众目睽睽下大喊:“绿谷出久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记不清当时绿谷的表情了,他只记得当时爆豪搞出的爆炸掀掉了大半个会场。

“啊……真是令人怀念呢…”轰又感叹了一遍。随后他们交往,开办属于他们的事务所,结婚,领养了一个奇迹般长得很像绿谷的孩子,再之后孩子成长,结婚生子。这几十年,也不过弹指之间。

“啊!找到了!焦冻爷爷你怎么又坐在池塘边上!小心跌进去!”孙女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孙女才刚六岁,正是最可爱的年纪。养子继承了绿谷的OFA和他们的事务所后整天和他的妻子一起忙于英雄的工作。孙女可以说是他们两人一手带大的。

“别忘了爷爷的个性,这种小水池怎么淹得了我……三两下就结成冰了。”轰笑着摸起孙女的头发。

孙女有点气恼地嘟囔:“就……就算能结冰,结冰了之后会容易滑倒啊!滑倒之后说不定会跌断手或者脚呀!小心点不会有错的啦!”

轰笑意愈浓,“你真是跟你出久爷爷一模一样啊哈哈哈哈。”

孙女愣了愣,没有搭话。

轰把书签塞进和服的袖子里,慢慢起身,“想吃刨冰吗?”

“嗯嗯!要放草莓果酱!”孙女蹦蹦跳跳地去拿刨冰机。

所以说小孩子的情绪很容易改变。

轰走到厨房找出那瓶还剩了一小半的草莓果酱,对着稍显刺目的阳光,绿谷以前也常吃他做的草莓酱刨冰,一边用小勺挖一边咯咯笑着说是轰君的味道。“这还是绿谷一年前买的呢……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赏味…期限……啊,还有两个月。”他从客厅走过,停下,抬头,看了看那张有着招牌的无敌笑容的黑白照片,把书签摸出来摆在那下面。

现在他要带着绿谷买的果酱前进了,去向他们的孙女那里,去向……未来那里。

“那孩子的笑容跟你一模一样呢。”轰自言自语道。回应他的,只有檐下风铃发出的清脆声响和蝉鸣。


end.

-------------------------------------

(一个挺温情的故事吧……干花书签象征过去,草莓刨冰象征现在与未来。依旧如新的书签代表了轰对绿谷永不消散的爱,草莓刨冰代表了就算没有了绿谷,轰也会一个人坚强地面对未来。

我要开学了x之前的点梗我会慢慢慢慢慢慢产出的……)

明天再不写点东西我就是狗!

有人点梗吗?限轰出(无耻占tag……)

【MHA】【轰出】痴迷的后续(??

●拿小段子混更

●一如既往的ooc

●党费零头



其六

最近,丽日的烦恼升级了。

自从轰君向她坦白之后,就越来越明目张胆地挑战起自己的地位来。

比如,吃午饭时先自己一步坐到小久旁边,训练时先自己一步和小久组队什么的。

但是,丽日是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哼哼,她还有绝招。

某天,午饭时间。

丽日咬着筷子前端,装作不经意地问起绿谷。

“呐,小久,你和轰君是朋友吗?”

不出丽日所料,绿谷十分激动,“欸!我可以算是轰君的朋友吗?”

他用星星一样kirakira的眼睛直视轰,脸上写满了期待。

轰一愣,随即在绿谷的可爱下败下阵来,他咬牙切齿地回答:“嗯,是的。”

绿谷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太好了轰君!我们永远是朋友!”

丽日挑衅地朝轰笑了笑,“太好了轰君,永远是朋友(重音)呢!”

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最喜欢的汤已经结上了厚厚的冰霜。



其七

然而丽日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

某日,午饭时间。

稍稍迟到的丽日一坐下就看到让自己吓掉下巴的场景。

小小小久居居然……在给轰君…喂喂喂饭??!?轰君也在回喂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轰君还给自己抛来一个冷笑!!!

放学时丽日不断逼问绿谷原因。

緑谷有些羞耻地从书包里抽出一本《朋友交往指南》,“轰君送我的书上是这样写的啦……”

丽日满脸怀疑地接过这本装帧精美的书,随手一翻。

里面居然包括了互相喂食,共吃一根棒冰,心情不好时拥抱对方,在圣诞树下交换礼物等一系列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朋友会做的事!!

丽日“啪”的一声合上书,严肃地问绿谷:“这难道不是轰君自己写的吗??”

绿谷露出无比天真纯洁的笑容,“怎么会啊,虽然我也觉得这里的内容有点怪,但这可是正版图书啊,不能随便怀疑轰君啊。”

丽日再次打量起这本书,的确,装帧和印刷都很正式,连出版社也有。

安…德…瓦出版社……

“这不就是他自己写的吗!!?!”丽日愤怒地一把把书扔到地上。



其八

最近,饭田有点烦恼。

以前总是和丽日同学和绿谷同学一起活动。现在有轰同学加入。

虽然从人数上来说同伴增加了……但是…这种疏离感是什么!!

仿佛有一种氛围把自己和另外三人分隔开了。

饭田默默落泪。

后来知道真相的饭田:我经常因为不是个绿谷吹而感觉和你们格格不入。

例如那样



●第一次写英凛免不了ooc
●送给我背


还真是吵呢……朔间凛月不情不愿地微微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模糊的红色和橙色。啊啊又开始了吗?leader批判大会。小朱还真是拼命呢…我可做不来。不过leader也的确不着调过头了…嘛…那大概也算是他的优点之一?……不管了,换个地方睡吧。凛月慢吞吞地抱着枕头起身。

这成功引起了月永レオ的注意。“哇哦!凛月!只有你是我的盟友吗?哈哈哈哈哈……让我们共同对抗新来的吧!哈哈对不起了新来的,虽然我也很想去宇~宙,但是这次还是先送你去吧哈哈哈哈哈♪♪…”レオ双手叉腰夸张地大笑起来。凛月立刻摆了摆手:“不……即使是我也不会成为笨蛋王さま的同伴的。”

“就是啊!leader你就是个笨蛋。身为kights的leader应该有出色的charisma才对!还有,再怎么说也该记住我的名字了!”司气鼓鼓地指着自己,“朱樱司啊!我的名字是朱樱司!”“欸…是那样吗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很有趣!不安定因素!”レオ完全没有在听司说话。

凛月又打了一个哈欠,打定主意离这里越远越好。“你倒是学学天祥院哥哥大人啊!”司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凛月加快了脚步。又来了…小朱还真是喜欢小~英呢。嘛……我也不讨厌就是了。

察觉到的时候,凛月发现自己已经很自然地在往红茶部走去了。那…只是因为红茶部的沙发软呼呼的很舒服,茶点也很好吃罢了。他不知道在向谁解释似的自言自语起来。

很快,一股熟悉的红茶香味传了过来,凛月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挂上了微笑。

“凛月君今天也好好地来参加社团活动了呢~”那个人的声音也像红茶一样有让人安心的力量。“不是,当然是来睡觉的。”凛月毫无拘束地伸伸懒腰,轻车熟路地瘫倒在沙发上。天祥院英智在红茶部里完全没有一点皇帝的样子,他看着蜷成一团的凛月,捂住嘴轻笑了两声。

还没入睡的凛月敏锐地捕捉到了英智的笑声:“老爷爷可是要保证睡眠的,小~英是不会懂的啦。啊啦…莫非小~英在医院住太久用掉了一辈子的睡眠时间?”英智听了不但没有生气,还笑了笑,他优雅地呡了一口红茶,“凛月君的嘴还是那么毒呢。”“切--小心我咬你哦~”凛月半睁着眼,露出笑容。

“啊对了---小~英很受欢迎哦。我们小朱整天念叨你哦。”凛月装作不经意地说,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是呢,那孩子真的很尊敬我呢,真是个乖巧的好孩子。”英智认同地点点头。听到回话的凛月翻了个身:“啊啊……可是我既不乖巧也不是小孩子了呢。”“是呢。”英智坏心眼地只回答了这两个字。得不到想要的回答的凛月有些赌气。一时间红茶部很是安静。

“那么老爷爷为什么突然谈起这个来呀?真是奇怪。”英智似乎刚刚想到这个问题似的,佯装疑惑。这让凛月有点火大,他慢腾腾地回答:“因--为--老爷爷太寂寞的话会死掉哦--”文不对题的回答似乎让英智很满意,“明明是吸血鬼的说?”他觉得作弄凛月是件非常有趣的事。

“哼,老爷爷要睡了!”接不上话的凛月又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凛月君真的像猫一样呢♪”英智拼命忍住笑。

凛月下定决心不去理睬。但很快,假装睡着的他就察觉到了沙发的微微下陷和飘来的红茶香。英智侧坐在凛月身旁,微微倾身,撩起垂在耳侧的碎发,轻轻凑到凛月耳边,“但是不管是老爷爷,吸血鬼还是猫,我都很喜欢♪♪♪♪”

英智温热的吐息让凛月觉得不管是耳朵还是心脏,都像被羽毛挠过一样,他的脸很快开始发烫。这时凛月开始庆幸,以他现在的睡姿,英智看不到他通红的脸,不然又会被取笑了。

但凛月没有想到的是,英智正看着他红透的耳朵露出满意的笑容。凛月君的耳朵会不会也像猫一样敏感呢--这么想着的英智慢慢伸出了手。

【MHA】【轰出】 猫

●短篇
●ooc注意
●我想养猫!(疯狂
●有伏笔,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发现☆


喜欢上轰焦冻的第32天的夜晚,外出散步的绿谷出久在路边发现了一只纯白的小奶猫。察觉到绿谷的接近,小奶猫轻柔地喵喵叫个不停。绿谷的心都酥了,但他翻遍全身的口袋也没找到一点吃食。看着似乎很委屈的小猫,绿谷小心翼翼地抱它起来。小猫如他想像的那么可爱,稀奇的是,它的眼睛居然是罕见的异色瞳,一黑一蓝。绿谷想起了同样拥有那样一对眼睛的轰姓男子,心一动。接着,他又神使鬼差地想起猫是爱情象征的传言,心又一动。这时,小猫恰到好处地喵了两声。绿谷便下了决心带它回家。

一到家,绿谷热了一小碟牛奶给小猫,就立马转身出门去买猫粮和猫砂,却意外地遇到了轰。轰看上去心情欠佳,尽管如此,他还是主动向绿谷搭话。绿谷觉得小猫大概真的是爱情象征,狠下心把推车里的普通猫粮换成了昂贵的高级货,又添了一大包小鱼干。

拎着大包小包的绿谷打开房门,发现小猫正站在门口的毯子上,一边叫一边摇着小尾巴。绿谷觉得自己被治愈了。他先端出猫砂,让小猫洗澡,又给它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这只小猫居然一点也不怕生,反而蹭着绿谷的腿撒娇,仿佛很熟络了。绿谷拿出刚买的逗猫棒,兴致勃勃地陪它玩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给小猫铺窝。直到这时他才想起该给小猫取个名字。“呐,小猫,我是绿谷出久。”绿谷抚摸着小猫的头顶,小猫朝他露出疑惑的表情,随即友好地向他打了个哈欠。

接着,绿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你…就叫…焦冻吧。”小猫再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舔了舔绿谷的指腹。

果然听不懂吗……绿谷有些小沮丧,但他没有放弃,一直焦冻焦冻地喊个不停,逐渐小猫也能偶尔做出点反应了。

第二天,绿谷在家备好猫粮和牛奶,叮嘱妈妈照顾好焦冻,就出门上学去了。在学校门口他就遇上了轰,轰看上去没什么精神,绿谷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反而是轰,在发现绿谷后主动朝他道了早安。绿谷再一次感受到了焦冻的魔力。

放学回到家后,绿谷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抱起焦冻碎碎念起来:“如果我能顺利和轰君交往就好了。如果焦冻你真的有促成爱情的魔力的话,可一定要帮帮我呀…事成之后每天额外给你两根小鱼干怎么样?”焦冻眨巴眨巴它那双迷人的眼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小脑袋。绿谷心满意足地抱着它笑了。

这之后,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绿谷发现自己每天都能有和轰谈笑风生的机会。但是,有一天,放学回家的绿谷却发现焦冻不见了,妈妈不住地道歉,绿谷也无法责怪她,就一个人出去找。但绿谷找遍了周围一圈也没发现焦冻的影子。他担心地连饭也吃不下,看着逗猫棒直发愣。

第二天上学去,绿谷顶了两个超显眼的黑眼圈,朋友们都前来关怀,连轰也问了他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绿谷没有心思一一应付,就一个人去医务室睡了两节课。

但他回家后却发现妈妈神采飞扬地抱着焦冻在门口等他,妈妈说焦冻是中午回来的。绿谷看着一脸无辜,喵喵叫个不停的焦冻,无法狠心责备它,抱起它转了两三圈。

但焦冻很快又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又跑了回来。几个循环以后,绿谷不再担心它了,并且疑心它在外面有了女朋友。

一转眼,又该去超市补充猫粮了,绿谷看着干瘪的钱包,一边悻悻地想着小家伙怎么那么能吃,一边意识到他已经养了焦冻整整一个月了。也许是该向轰君表白了,绿谷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回到家后,绿谷高兴地发现焦冻在家,就拿出小鱼干喂它,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明天我就要向轰君表白了,你要保佑我啊,乖焦冻。”焦冻跳起来叼走绿谷手里的半截小鱼干,优雅地踱回了它的小窝。

绿谷愣了一下,苦笑几声:“小没良心的。”

这天晚上,他没睡好,只想着明天怎么告白。

第二天,他鼓足勇气把轰约到天台,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吞吞吐吐地表达了爱意,等了大概有五分钟,轰都没有作出反应。绿谷终于忍不住抬起头,对上了那双一黑一蓝的眼睛。接着他发现轰的脸变得很红,很红。轰一把抱住了他,做出了一边哭一边大叫:“居然不是做梦!我才早就喜欢上你了!”这种有违他高冷成熟形象的行为。总之两人甜蜜蜜地开始交往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绿谷当天一回家就想向焦冻报告这个好消息,分享一下他的快乐,却发现焦冻又没了踪影。于是他开始感叹孩子大了不由娘,又出去鬼混了。

而此时的轰宅。

轰焦冻正抱着纯白的小奶猫,那一黑一蓝的双瞳,赫然就是“焦冻”,轰拿着小鱼干,温柔地喂给它。“慢慢吃,出久。向你许愿的事真的实现了呢,我好欢喜。”一抹笑意从他冷漠的脸上蔓延开来,“约好的,一天三根小鱼干。”

小猫狡黠地笑笑,咽下小鱼干,愉快地打了一个饱嗝。



End.☆

【MHA】【轰出】 拜托了!哆啦M梦!

●短篇
●ooc注意,有私设……
●时间大概在体育祭之后


出现在15岁无个性少年面前的,是自称哆啦M梦的,来自未来的谜之机器…猫,虽然这个么说可能有些失礼,但哆啦M梦身上没有一点猫的要素,天论是金黄色的皮肤还是奇特的发型,都充满了槽点。

但正是这只可疑的机器猫把绿谷出久从绝望的深渊中救了出来,赋予了他名为OFA的强大个性,自此之后,也一直默默守护在他身边。

但是,除了赋予绿谷个性之外,哆啦M梦几乎没有什么帮助绿谷的机会。

比如,看到深夜复习的绿谷,它会从口袋里抽出一片片记忆面包:“绿谷少年!在为复习而烦恼吗?只要吃了这个记忆面包,不管多难的知识,一下子就能记住哦!”它自豪地挥挥手中的面包,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然而绿谷总是羞涩地笑着摇摇头:“我觉得还是脚踏实地地复习比较好吧。”

比如,看到早晨快要迟到,连早餐都来不及吃的绿谷,它会从口袋里抽出任意门:“绿谷少年!在为迟到而烦恼吗?只要用这个任意门,就可以直达学校大门哦!”它自豪地拍拍面前的粉色门板,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然而绿谷总是羞涩地笑着摇摇头:“我觉得会迟到本来就是我的错,还是乖乖受到惩罚比较好吧。”

每次,每次,每次,绿谷少年都会有无比正直的理由拒绝使用未来道具。哆啦M梦觉得这不应该啊………它以前听哆啦A梦前辈说过,过去的人类都是懒惰无比,能省力就省力,会跪下来求它们用未来道具的废柴。然而,绿谷少年却这么勤奋,这是为什么??是哆啦A梦前辈太倒霉还是自己太幸运?

于是哆啦M梦每天都过得格外清闲,不仅没事干,还能随便吃绿谷家替它准备的铜锣烧,别提太滋润了。

但是某一天,摸着自己胖了四五圈的肚子的哆啦M梦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不就是把它当家猫在养吗!?!?

哆啦M梦饱含热泪仰望天空,喃喃自语:“哆啦A梦前辈,清闲也有清闲的可怕之处啊……”

就在哆啦M梦自暴自弃把自己越喂越肥之际,一天,绿谷端着一大盆新口味的铜锣烧,小脸通红,扭扭捏捏地站在了它面前。

看到这一幕的哆啦M梦不禁热泪盈眶,终于来了,绿谷少年!尽情说出你的委托吧!它用慈爱无比的眼神望着绿谷,拈起一个铜锣烧,示意他开口。

绿谷被盯得抖了两抖,用极轻的声音说:“那个……哆啦M梦,其实……我…有了喜欢的人。”

哆啦M梦暗道糟糕,当年它没选修恋爱协助这门课,看来只能请教前辈了…硬着头皮上了。

然而,随后,彻底鼓足勇气的绿谷补充到:“是个男生。”“咳咳咳咳咳……”哆啦M梦爆发出强烈的咳嗽声,绿谷连忙端来热茶。

五分钟后,看着平静下来的哆啦M梦,绿谷沮丧地低下头:“果然喜欢上男孩子很奇怪吗……”“也不是……我只是一时震惊,不奇怪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哆啦M梦慌乱地安慰他,“总之把具体情况讲给我听吧…越详细越好。”于是绿谷乖巧地点了点头,开始惯常的碎碎念。

一个半小时后。哆啦M梦呷了一口冷茶,“总之,你喜欢那个轰焦冻,但是没有表白的勇气,又害怕被拒绝后来连朋友也做不成,是不是?”

“完全正确!”绿谷激动地凑到哆啦M梦身边,“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

哆啦M梦决定不去吐槽为什么一句话就能解释的情况要花一个小时。“那……轰焦冻是个怎么样的人?”

两个小时后,哆啦M梦打了一个哈欠,“好…我知道了…放心交给我吧zzzz……”绿谷看着秒睡的哆啦M梦,并不怎么放心。

第二天是休息日,一人一猫商讨了一上午,制订了一个完美无缺的终极记划。此时,绿谷正在进行第五遍确认:“所以,先要用消失按钮把小胜消除掉防止他捣乱,然后戴上自信安全去邀请轰君到家里做客,为了防止变故发生直接用任意门回家。然后躲在透明披风里的哆啦M梦在我带轰君进房后立刻用幸运枪向我射击,在我告白后向轰君发射丘比特之箭。一旦其间有任何失误,就马上用回到原点骰子。没错吧?”

“没错没错…”哆啦M梦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绿谷少年严谨过头了……

“那么我明天放学就邀请他!”绿谷兴奋地嚷着,比平时更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平时的他一直很成熟。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那我们来把计划再校对一遍。”哆啦M梦露出绝望的神情。

度过了一个各种意义上说难眠的夜晚之后,哆啦M梦揉着眼睛在门口目送激动地走上上学路的绿谷,默默为他鼓劲。

计划十分顺利。下午放学后不久,等得心焦的一哆啦M梦看到了归来的两人。那个人就是轰焦冻了吧。哆啦M梦歪着头打量他,半红半白的奇异发色,一黑一蓝的奇异瞳色彩,无可挑剔的俊秀面容,左眼周围的褐色痕迹反而让他从不可触碰的天上宫阙跌入凡尘,有了一些亲切之感,更让人着迷。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轰焦冻是个超级大帅哥」。难怪绿谷少年会喜欢上他,唉,要是没有自己帮忙,告白大概成功不了吧。哆啦M梦的脸上又露出标志性的自信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就冻结了。糟糕,由于看轰少年太过入神,错过了使用幸运枪和丘比特之箭的时机。此时,绿谷少年已经告完白,涨红了脸等待回复了。

哆啦M梦连忙从囗袋里掏出回到原点骰子,防止绿谷少年脆弱的心灵受到伤害,然而,它还是慢了一步。“我……我也早就喜欢上绿谷了。自从体育祭上绿谷拯救了我之后,我就慢慢喜欢上了你。我一直担心你会觉得我恶心,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在最近告白的。啊,是两情相悦真是太好了!以后也请多指教了。”轰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张开怀抱,绿谷一头扑了进去,喷涌而出的泪水打湿了整块地毯。

哆啦M梦目瞪口呆,生出一股无力感。

顺便一提,这之后由于气氛太好,绿谷和哆啦M梦都理所当然地忘记了被消除存在的爆豪。直到一个星期后绿谷才意识到不对劲,把他的存在恢复了。这之后发现两人交往而怒火滔天的爆豪胜己怎么打算去胖揍绿谷一顿却被轰胖揍一顿,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说是轰出似乎没轰总多少戏分(反省中
关于未来道具,我全是认真从网上查过的…!
私设基本大家都知道小久家里住着哆啦M梦

其实我欲说还休还有两篇短篇三个小段子手稿都写好了

我只是懒得打字,救命

怪夏目五星卡太好看,一天光顾着肝es了……

【MHA】【轰出】 欲说还休

●小小的ooc
●大概是个连载
●体育祭后不久的事

(三)


“哈?废久你搞什么鬼?走路不长眼睛啊?”爆豪因为体育祭上的事,比平时更看绿谷不顺眼。自觉理亏的绿谷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拳头,闭上了眼睛。然而…并没有迎来想像中的冲击。“啊---啊,真无趣。”爆豪捡起在撞击中掉落的书包,拍了拍就大跨步向前走去。绿谷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惊讶地呆立着。似乎注意到了绿谷的视线,爆豪停下了脚步,“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欧鲁麦特也好,那个阴阳脸混蛋也好,一个个都对你青睐有加。可恶,废久你这家伙真让人火大。不过啊,你看着吧,这个学院的第一,永远会是我。”说完这番话的爆豪继续向前走去。

“小胜……”绿谷只喊出了这两个字,就再没有出声,而是苦笑着摇摇头。该怎么说呢,真有小胜的风格。他收拾了一下心情,向学校走去,接着想起了小胜话中让他有些在意的部分,“受了轰君的青睐……吗?”绿谷摸了摸下巴,“那更得诚心诚意地向他道歉了…轰君在体育祭上的表现,是真正认可我为一个英雄吧…我却一次次自作主张地干扰他。

于是,想到了就要去做。以行动力著称的绿谷在中午以「有重要的事要办」为由,婉拒了丽日和饭田一起吃午饭的邀请,径直拿着便当走到正姿势优雅地吃着荞麦面的轰的对面。

此时的轰也只有脸是冷静的了,他没想到自己会有和暗恋的人共进午餐的一天。绿谷现在离自己那么近,近到可以数清他的雀斑和那对男孩子来说有些偏长的睫毛。

“轰君,对不起,昨天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我昨天…以及体育祭上的发言,不够礼貌。我只是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讲了出来,都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绿谷正视着轰,十分诚恳地说。

轰有些发愣地看着充满歉意的绿谷,“不,所以说……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轰搜肠刮肚地思考着能让绿谷满意的回复。怎样才能消除绿谷那不知由来的愧意呢?最后,他心一横,随口编了一句,“其实我对你的想法还挺兴趣的。”

“真的吗真的吗??!”绿谷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他的眼睛放出光亮,好似黑夜里的一等星,让轰移不开视线。“真的…其实我对绿谷的个性也有点看法……”轰心虚地接了话。

“什么什么!!请务必详细地告诉我!”绿谷突然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失态地将上身倾向轰。轰再也不能保持冷静,一边嚷着“太近了”一边不经意地用手肘碰掉了放酱汁的小盏。他慌乱地弯下腰去捡,却一头撞上了桌角。

绿谷意识到自己给轰造成了惊讶,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随即积极地帮轰擦起酱汁来。轰的脸红了起来,谁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呢。总之在收拾完这个混乱的局面后,两人顺利地交换了line,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晚上一定要给我发line哦!一定一定哦!”这样说着的绿谷端着吃完的便当走了,留下一个激动到呆滞的轰,看着line联系人中的那个All Might的头像,露出微笑。

于是在女生群里引发了巨大的骚动

“喂喂轰君笑了!”

“哪里哪里?!”

“哇噻真的欸!太帅了!”

“我要被秒杀了♡♡♡”

当然,当事人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在笑这个事实。


【MHA】【轰出】 痴迷

●党费的零头
●小甜饼x5
●轰总人设崩坏注意
●论绿谷吹的个人修养




其一

某日。

“轰同学轰同学,大事不好了!我宿舍里的电器着火了!请务必……”为火势所迫的饭田天哉顾不上礼貌,一脚踹开了轰的房门,随即愣在了那里。

轰焦冻缓缓把埋在从一条All Might限量版胖次里的头抬了起来,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

饭田扶了一下从鼻梁上滑落的眼镜,咽了一口口水“这不是绿谷前几天不见了的……”

“你看错了。”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胖次塞到枕头下面。

饭田的眉毛抖了抖,“可这明明……”

“你看错了。”轰微微眯起眼,用毋庸置疑的囗吻说。然后顿了顿“你刚刚说想让我帮什么忙来着?”

饭田顿时汗如雨下。

“我看错了。”他无比诚恳地说。




其二

某日。

刚拍完证件照的绿谷出久闷闷不乐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自己莫非特别不上镜?为什么只有自己被一脸不满意的摄像师要求摆了一个又一个动作,拍了整整半个小时?

此时轰焦冻的宿舍中。

“少爷,您吩咐的事我办好了。”一个中年人取出一个沉甸甸的信封,递给了轰焦冻。如果绿谷在这儿,一定会惊呼这就是那个百般刁难他的摄像师。

轰满意地打开信封翻看了起来,突然转喜为怒:“为什么每版只印了一张?一张舔一张珍藏是常识啊!”

摄像师一脸冷汗,灰溜溜地去打印第二份了。




其三

一到夏天,绿谷就常常出汗,常常把T恤润湿。

而透过变湿的T恤盯着绿谷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甚至是胸前的两个红点的轰,经常不自觉地流出鼻血。

治愈女郎看着又一次光顾的轰,把头摇了又摇,亲手写了一张单子,递给轰,苦口婆心地劝他少吃易上火的东西。轰拿着单子心情复杂。

他下定决心少看绿谷,以免再去找治愈女郎,听她唠叨。

然而自此以后,八百万经常看到自己的同桌因为失血过多倒在自己一滩鼻血里。




其四

最近的绿谷出久有些烦恼。

比如自己搬作业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轰同学会突然出现并搬走一大半作业。

比如自己因为没买到小卖部限定面包而黯然神伤的时候,轰同学会突然出现并把因买到限定面包而沾沾自喜的同学们一个个打趴,然后献宝一般把搜刮来的面包堆在自己面前。
比如自己被小胜吼的时候,轰同学会突然出现并用冰糊小胜一脸。

比如……

比如现在自己洗澡却找不到肥皂的时候,轰同学会突然出现并递上肥皂。

这不是非法入侵吗轰同学!



其五

最近的丽日御茶子有些烦恼。

自己找小久说话的时候,轰同学总会插进来说两句。

自己约小久出去玩的时候,轰同学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并要求一起去。

自己和小久、饭田同学一起吃饭的时候,轰同学总会一言不发地坐到自己旁边。

渐渐地,丽日觉得,轰同学一定是暗恋她。

终于,有一天,丽日鼓起勇气找到了轰:“对不起,轰同学是个好人,可我一直喜欢小久。”

轰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才希望和你公平竞争……”

“哈??!”丽日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注:
其二有一点点借SQ的梗。其三有借沈从文先生的梗,沈从文先生身体不好,熬夜写文章经常被朋友发现昏迷在自己的一滩鼻血里。其五硬要说的话有一点点借学校2015里的梗。
希望你们喜欢♡)

【MHA】【轰出】 欲说还休

●小小的ooc
●大概是个连载
●体育祭后不久的事



(二)


轰·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羞耻·焦冻一回到家就投入到了体术的练习中,不操控个性,而是让汗水不断流下,这样一来,他似乎能够冷静一些。

这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体育祭上绿谷说的那番话,像一道光撕裂了他心中黑暗的浓雾,一直以来不停折磨着他的话,无论是“你的左半边真丑陋”、“你是最棒的作品”、“安德瓦的儿子”、还是“战胜欧鲁麦特是你的使命”……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因为绿谷的那句“火不也是你的力量吗!”变得轻松了一些。明明他对自己什么也不了解,他奋力挥出的拳,吼出的话,却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触动。从那以后,自己开始关注绿谷。如果是绿谷的话,或许可以成为他的朋友和劲敌,那个时候的轰确确实实是这么想的。

但是,这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上课的时候,目光总会不自觉地从黑板上飘开,然后黏在那个绿色的毛茸茸的后脑勺上;下课的时候,耳朵里总会灌进那个爽朗与稚气并存的声音。当他发现自己总会在那个声音喊着“小胜”、“小胜”的时候,生出对爆豪的杀意时,他才猛然惊醒。

这莫非是…“喜欢”吗?

从未尝过恋爱滋味的少年,第一次有了喜欢的对象。

今天的话一定让绿谷困扰了吧…轰懊恼地拿练习器材出气。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看着平日里最喜欢的荞麦面,居然也无从下口。

一如既往在餐桌上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学生趣事的轰家姐姐冬美讪讪地停了口,“啊……不爱听吗?”冬美露出讨好的笑容,尴尬地搓着手掌。这个笑容与绿谷的笑容重叠起来,又让轰回想起午休时的光景。他“啪”的一声搁下筷子,“我吃饱了,您慢慢吃。”说完就在冬美担心的目光的沐浴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绿谷的迟钝让他感到烦躁,与此同时,想要抚摸或是亲吻绿谷的念头愈发强烈了。今天,他第一次触摸到了绿谷的身体,说不上光滑细嫩的皮肤偏偏有种让他沉沦其中的魔力。

他躺上床,看着那只握过绿谷手臂的手。好几年来的第一次,轰失眠了。在这个充斥着蝉鸣和氤氲着的热气的夜晚,他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绿谷出久的名字,直至天明。

“姐姐,”在早餐的餐桌上,轰焦冻主动朝着轰·始终困惑着自己说错了什么而陷入打击中·冬美开口。但他接下来的话让冬美遭受了更大的打击。“我大概…有喜欢的人了。”他顿了顿,“是个男生。”冬美张大了嘴,手中的筷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此时的绿谷,刚刚吃完早饭往学校走去。他始终固执地认定轰君生了自己的气,正在低着头思考第十六种道歉方案。一不留神就撞上了前方,顿时眼前天翻地覆,他一边抬起头一边道歉:“啊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事吧…………小胜?”面前怒气值Max手中还霹雳啪啦放出火花的,除了自家无论何时都一脸杀气的幼驯染爆豪胜己还能有谁…

绿谷认命地倒退两步,真是个糟糕透顶的早晨。